wwwyabo808com

  反对者言之凿凿:“克隆人”的出现将对现有社会的家庭结构、伦理体系造成巨大冲击;会成为分子犯罪的工具;制造大量基因结构完全相同的“克隆人”可能诱发新型疾病的广泛传播;就目前技术而言,无法保证“克隆”的安全性,可能出现流产、早产、死胎、畸形等不良结果等。

wwwyabo808com

  克隆技术确实可能与历史上的原子能技术等一样,既能造福人类,也可祸害无穷。但“技术恐惧”的实质,是对错误运用技术的人的恐惧,而不是对技术本身的恐惧。人类社会自身的发展也告诉我们,当人类面对伦理道德的危机时,应该理性正视现实。某项科技进步最终是否真正有益于人类,关键在于人类如何对待和应用它,而不能因为暂时不合乎情理就因噎废食。新闻背景

  反对者言之凿凿:“克隆人”的出现将对现有社会的家庭结构、伦理体系造成巨大冲击;会成为分子犯罪的工具;制造大量基因结构完全相同的“克隆人”可能诱发新型疾病的广泛传播;就目前技术而言,无法保证“克隆”的安全性,可能出现流产、早产、死胎、畸形等不良结果等。

  该专家表示,科学在进展过程中,永远需要一个反复探索的阶段,有些东西也许当时不存在,但也许后来却越来越合理,但如果最终都证实是不合理的,他们就必须永远地抛弃。整个工作组的人员都清楚地知道,在辅助生殖技术上,对不同的病人,也要探索有没有不同的治疗方法,有没有全新的治疗技术。新研究为解决病人疾苦

  27日,记者专门走访了参与该试验的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某研究中心的专家学者。该专家表示,该研究一直都在国家规定的范围内执行,而且这项技术也与克隆人技术有本质的区别。目前,他们将以沉默的态度当作最好的解释!沉默是最好的澄清

  支持者理直气壮:“克隆人”技术能使千千万万不孕症患者实现做父母的愿望;能使那些痛失骨肉的亲人重温天伦之乐;能为许许多多不治之症找到新的治疗方案……



  日前,《华尔街日报》披露一则惊人消息称,美国纽约大学教授詹姆斯·格里福与中山大学合作,在广州进行了一次三基因受孕试验。该试验由于被指类似于克隆人技术,而且将出现1个孩子有3个父母的伦理问题,而备受世界各国关注。

  这位专家负责人说,可以明确表示,这项技术不是在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诞生的,作为医院的中心研究相关部门,不可能做出国家不允许的事。自卫生部颁布《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以来,作为医疗部门他们一直在执行。该专家负责人表示,关于这项全新的实验技术,他们在实验最初讨论时就意识到可能引起争论,那时就已经停止了,甚至连最基础的研究都停止了。至于还需不需要进行,他们只能随着科学的进步,直至有大量证据证明、有足够的说服力来证实这一技术的有效性时,我们再来面对。



  日前,《华尔街日报》披露一则惊人消息称,美国纽约大学教授詹姆斯·格里福与中山大学合作,在广州进行了一次三基因受孕试验。该试验由于被指类似于克隆人技术,而且将出现1个孩子有3个父母的伦理问题,而备受世界各国关注。

  反对者言之凿凿:“克隆人”的出现将对现有社会的家庭结构、伦理体系造成巨大冲击;会成为分子犯罪的工具;制造大量基因结构完全相同的“克隆人”可能诱发新型疾病的广泛传播;就目前技术而言,无法保证“克隆”的安全性,可能出现流产、早产、死胎、畸形等不良结果等。

  “克隆人”的话题近几年一直是科学界的热门研究课题,但在社会各个领域都引起了广泛而强烈的争议。

  支持者理直气壮:“克隆人”技术能使千千万万不孕症患者实现做父母的愿望;能使那些痛失骨肉的亲人重温天伦之乐;能为许许多多不治之症找到新的治疗方案……

  克隆技术确实可能与历史上的原子能技术等一样,既能造福人类,也可祸害无穷。但“技术恐惧”的实质,是对错误运用技术的人的恐惧,而不是对技术本身的恐惧。人类社会自身的发展也告诉我们,当人类面对伦理道德的危机时,应该理性正视现实。某项科技进步最终是否真正有益于人类,关键在于人类如何对待和应用它,而不能因为暂时不合乎情理就因噎废食。新闻背景

  近日,《华尔街日报》披露一则惊人消息,美国纽约大学医学院教授詹姆斯·格里福与中国中山大学合作,在中国广州进行了一次三基因受孕试验,该试验由于被指类似于克隆人技术,而且将面临一个孩子有三个父母的伦理问题。据报道,接受该试验的是一名30岁的中国妇女,她曾因卵子存在问题而无法成功接受试管受孕。试验中,格里福与中山大学医学系专家采用了一枚捐赠者的卵子,卵子试管受精后,将其卵核去除,然后将这名30岁妇女的受精卵的卵核植入这枚卵子中,专家们因此而成功培育出了5个三基因胚胎。随后,专家们将这5个三基因胚胎植入这名妇女的子宫,其中3个胚胎发育成长,这名妇女怀上了三胞胎。一个月后,为了让另外两个健康发育,专家将一个胎儿进行了流产。但另外两个胎儿先后在怀孕24周和29周后死亡。

  他表示,作为从事尖端研究的人来说,他们的所有研究都是站在浪尖上的。什么是有益的?医学科学研究如何界定?走得太快不行,过于保守对科学也不行。有些人把“美国不让做的实验搬到中国来做”这些观点同这个实验合在一起考虑,是非常没有道理的。事实是,所有人在从事实验时,想法都是极为单纯的。作为医学人员,我们完全是从探索治疗不孕不育症的思路出发,完全用于医学研究,没有其他目的。核移植技术绝不是克隆

  克隆人技术要解决两个与伦理道德有关的难题:首先,如果以获取胚胎干细胞为目的来克隆人类胚胎,那么,人类在获取干细胞的同时也就破坏了这个胚胎,而胚胎本身已经具有了生命的特征,这就是说,人类在制造生命的同时又在毁灭生命;第二,从一定意义上讲,克隆胚胎的成功也就预示着克隆人技术的实现,谁能保证一个通过克隆产生的胚胎不会发育成一个完整的人呢?而克隆人的出现对人类意味着什么?

  针对有关媒体的报道,记者27日到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对此事进行求证,该医院某研究中心的主任接待了记者。尽管谈话还没有开始,但记者还是从他的言谈中感受到院方因为媒体报道和社会舆论所受到的压力。作为多年从事生殖医学研究的专家,他所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觉得面对这一问题,沉默是最好的解释。作为医学工作者,沉默的态度或许是对此事最好的澄清。我们无意去澄清什么,作为学科负责人,我可以保证,我们是在国家规定的框架下执行有关工作,是不折不扣地按法规进行。为此,我们还曾经被有些人认为保守。”



  日前,《华尔街日报》披露一则惊人消息称,美国纽约大学教授詹姆斯·格里福与中山大学合作,在广州进行了一次三基因受孕试验。该试验由于被指类似于克隆人技术,而且将出现1个孩子有3个父母的伦理问题,而备受世界各国关注。

  克隆技术确实可能与历史上的原子能技术等一样,既能造福人类,也可祸害无穷。但“技术恐惧”的实质,是对错误运用技术的人的恐惧,而不是对技术本身的恐惧。人类社会自身的发展也告诉我们,当人类面对伦理道德的危机时,应该理性正视现实。某项科技进步最终是否真正有益于人类,关键在于人类如何对待和应用它,而不能因为暂时不合乎情理就因噎废食。新闻背景

  据介绍,目前试管婴儿的技术日渐成熟,一般的不孕不育患者可通过试管婴儿技术来实现孩子梦。可是对于患有体内先天性线粒体出现突变的患者来说,试管婴儿尚无法做到,他们必须借助于第三者的卵浆才能实现。

  克隆技术确实可能与历史上的原子能技术等一样,既能造福人类,也可祸害无穷。但“技术恐惧”的实质,是对错误运用技术的人的恐惧,而不是对技术本身的恐惧。人类社会自身的发展也告诉我们,当人类面对伦理道德的危机时,应该理性正视现实。某项科技进步最终是否真正有益于人类,关键在于人类如何对待和应用它,而不能因为暂时不合乎情理就因噎废食。新闻背景

  说到对克隆技术的看法,这名主任专家表示,作为医务工作者,他们也坚决反对产生一个跟原生殖人一样的生殖性克隆,因为克隆技术生命短、安全性低,最重要的是从伦理上来说,人们很难接受世界上存在两个一模一样的人的事实,这都归咎于克隆技术本身的不成熟。

  “克隆人”的话题近几年一直是科学界的热门研究课题,但在社会各个领域都引起了广泛而强烈的争议。

  该专家表示,作为一名医生,当初的试验既是进行一项新的科学研究,也是希望通过这种技术解决部分病人的“疾苦”。他表示,在科学探索上,人不可能在所有条件都具备之后才去做,否则就不叫探索。但在探索中,一定要坚持有根有据的严谨的科研作风。“我想这一技术之所以引起这么大的争论,是跟社会大众的观念意识有关,他们往往把它看成一种克隆,这种关注也提醒科学工作者,作为研究前沿性科学的人,我们不仅要执迷于专业技术,还必须分出一部分精力,来关注社会的认同。”

  克隆技术确实可能与历史上的原子能技术等一样,既能造福人类,也可祸害无穷。但“技术恐惧”的实质,是对错误运用技术的人的恐惧,而不是对技术本身的恐惧。人类社会自身的发展也告诉我们,当人类面对伦理道德的危机时,应该理性正视现实。某项科技进步最终是否真正有益于人类,关键在于人类如何对待和应用它,而不能因为暂时不合乎情理就因噎废食。新闻背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